脑容量不足

灣家人。
這邊只放接文。

颱風天就是要泛舟(上)

*前面的鏈結我懶得放了

 

 

中原中也迷迷糊糊地這麼想著,一邊用力地吻回去。

 

——為什麼會發生這種事,我們得回到五分鐘前,中原中也還沒開始懷疑起自己人格是否哪裡有缺陷的時候。

中也一如往常地用鄙視的眼神看著那碗粥,三秒後做出決定。他抬起頭,語調冷靜。

 

「喂,太宰,你家有銀筷嗎?」

「怎麼、中也擔心我在裡面下毒嗎?」太宰笑咪咪地在他對面坐下,「啊啊,我才不想因為中也而浪費我珍貴的毒藥呢——這樣的話我自殺要怎麼辦呢?」

「那種事簡單,現在就給我站起來,我立刻給你一拳永絕後患。」

「哇喔⋯⋯」太宰垮下臉,「聽起來真是糟糕透頂。」

 

這種人跟他在說什麼都只會被扭曲原意。中也努力著不讓自己的表情看上去那麼凶險,畢竟自己還是在颱風天被撿回來照顧的⋯⋯雖然是被這隻青花魚。他沒有把這裡拆了就算不錯了。

 

「中也,」太宰挑起眉,「那種事想都別想,我都不知道你在任務以外的時間還去考了拆遷證照。」

「⋯⋯靠。」

 

被拆穿內心想法的中也忿忿不平地拿起湯匙,挖了一大口的粥,洩憤似地直接送進口中,然後立刻體會到不作死就不會死這句話的真正意涵。

「我為我的搭擋感到同情。」太宰以憐憫的口吻說,體貼地倒了杯水。「中也小朋友,吃東西前要先吹吹,不然會燙燙。」

 

中也難得沒有罵回去,一雙眼瞪了過去。他伸手想奪過那杯水,太宰卻在最後一刻將水杯收回去,一派從容地喝了口。中也不死心,再伸長手,太宰就再拿得遠一些。

 

「喂⋯⋯」喉嚨就像被燒灼過一般,中也的嗓子有些沙啞:「別鬧⋯⋯」

「不給。」太宰幼稚地說,賭氣似將水一口乾了。中也看得焦躁,一撐桌面想站起來,卻被一雙手按了下去。中也莫名其妙地看著對面那人,試著讓自己的語調不要顫抖:「⋯⋯太宰治,你是存心想跟我過不去?」

 

「過不去什麼?」太宰含糊地說,眼神卻暗了下來。

「想問這句話的應該是我吧⋯⋯中也,你知道你現在是什麼狀態嗎?」

 

不知是否因為昨夜的低燒,中也臉上還帶著不自然的淡淡潮紅,和蒼白臉色相對應。眼角留著因為剛才的刺激被逼出的些許生理性淚水,而那雙眼眸中比起平時的清明,多了些困惑及迷茫。

「你抽什麼風啊?」中也的聲音本來就好聽,而且大概因為生病,太宰發現他每次說話尾音都會微微上揚,加上不同往常的微微沙啞,竟也被他聽出幾分誘惑。

 

⋯⋯該死。

 

其實中也也不是想找碴,他現在可說是十分的平心靜氣——整個人懶洋洋地,連話語中都不自覺地帶上些許慵懶。沒有了和太宰平時對摃的力氣,還不如就把這問題丟給對方,看太宰治那傢伙想做什麼了。

 

然而失去了一部分理智後他的危機意識也不復存在了。

 

因為下一秒,太宰以不容忽視的力道將他的後腦勺壓過,給了一個近乎粗魯的吻。

 

後續請戳

http://dghkfdfd.pixnet.net/blog/post/161661077-%E9%A2%B1%E9%A2%A8%E5%A4%A9%E5%B0%B1%E6%98%AF%E8%A6%81%E6%B3%9B%E8%88%9F(%E4%B8%8A)

评论

热度(25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