脑容量不足

灣家人。
這邊只放接文。

廁所

*之前颱風天那篇提到的雙黑國中掃廁所的故事

 

*依舊是接文,因為是一人一段所以可能有bug

 

*這次總算可以艾特人了,@月泠 是這傢伙開的頭

 

*然後中間讓劇情神轉折那位有lofter,可是我找不到

 

 

 

 

 

中原中也覺得自己真是太倒楣了,居然因為開學第一天請假,而被全班黑箱分配到了掃廁所的工作。

 

 

這還不是最慘的,更悲慘的是竟然要跟那個討人厭的太宰治一起掃。

 

 

跟太宰治國小同班的四年已經讓中原中也看透了太宰的本性,每次打掃時間都看到他在勾引女孩子一起去殉情,從來不做打掃工作。

 

 

中也覺得要殉情也應該是跟身為廁所好夥伴的自己,不對不對,自己在想甚麼呢?在去廁所的路上中也不停的糾結,應該讓太宰被廁所紙巾勒死呢,還是用廁所垃圾袋悶死呢?

 

 

想著想著突然覺得呼吸一滯,太宰從身後拿抹布摀上他的口鼻,他想著,原來還有抹布啊,我怎麼就沒想到呢,抹布上似乎沾了某種化學藥劑,他覺得頭愈來愈昏,莫名其妙就暈了過去,醒來的時候發現自己被用垃圾袋綁在廁所。

 

 

廁所的隔間不大,中也的手腳又被緊緊縛住,幾乎沒有活動的空間。嘗試著扭了下身體,發現只是讓垃圾袋纏得更緊,中也果斷放棄用手,改而用腳用力的踢門,希望能夠吸引外頭的注意。

 

 

但中也卻忽略了聲響也同樣有可能引來造成他現在狀況得罪魁禍首。等意識到時已經來不及了,太宰悠哉的皮鞋聲、輕快的哼歌聲正在逐漸靠近。

 

 

腳步聲來到隔間外,停止了數秒。倏地,門被打開了,「嗚哇嗚哇,這不是漆黑的小矮子嗎?原來你那麼想和垃圾袋殉情啊w」

 

 

「媽的那不都你幹的嗎!」
「诶诶,我什麼都沒做啊。」

中也開口還打算說些什麼,卻發現的確從頭到尾都沒有證據顯示那時候的人是太宰治,只不過是他自己這麼認為罷了。

 

「所以...那時候的人,到底是誰?」

 

 

沉默在兩人之間蔓延,太宰率先打破了沉默。

"哈哈哈哈哈哈中也你不只身高連智商也像小孩子嗎?不要我說什麼就信啊"
"什麼?"

 

"是我做的沒錯啊。中也你怎麼會以為不是我做得呢?明明應該只有我會、也只有我能對你動手啊"

----------end

 

 

 

雖然劇情亂七八糟可是絕對不是我的鍋!!!!!!!!!!!!!

评论(7)

热度(1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