脑容量不足

灣家人。
這邊只放接文。

颱風天就是要泛舟(上)

*前面的鏈結我懶得放了

 

 

中原中也迷迷糊糊地這麼想著,一邊用力地吻回去。

 

——為什麼會發生這種事,我們得回到五分鐘前,中原中也還沒開始懷疑起自己人格是否哪裡有缺陷的時候。

中也一如往常地用鄙視的眼神看著那碗粥,三秒後做出決定。他抬起頭,語調冷靜。

 

「喂,太宰,你家有銀筷嗎?」

「怎麼、中也擔心我在裡面下毒嗎?」太宰笑咪咪地在他對面坐下,「啊啊,我才不想因為中也而浪費我珍貴的毒藥呢——這樣的話我自殺要怎麼辦呢?」

「那種事簡單,現在就給我站起來,我立刻給你一拳永絕後患。」

「哇喔⋯⋯」太宰垮下臉,「聽起來真是糟糕透頂。」

 

這種人跟他在說什麼都只會被扭曲原意。中也努力著不讓自己的表情看上去那麼凶險,畢竟自己還是在颱風天被撿回來照顧的⋯⋯雖然是被這隻青花魚。他沒有把這裡拆了就算不錯了。

 

「中也,」太宰挑起眉,「那種事想都別想,我都不知道你在任務以外的時間還去考了拆遷證照。」

「⋯⋯靠。」

 

被拆穿內心想法的中也忿忿不平地拿起湯匙,挖了一大口的粥,洩憤似地直接送進口中,然後立刻體會到不作死就不會死這句話的真正意涵。

「我為我的搭擋感到同情。」太宰以憐憫的口吻說,體貼地倒了杯水。「中也小朋友,吃東西前要先吹吹,不然會燙燙。」

 

中也難得沒有罵回去,一雙眼瞪了過去。他伸手想奪過那杯水,太宰卻在最後一刻將水杯收回去,一派從容地喝了口。中也不死心,再伸長手,太宰就再拿得遠一些。

 

「喂⋯⋯」喉嚨就像被燒灼過一般,中也的嗓子有些沙啞:「別鬧⋯⋯」

「不給。」太宰幼稚地說,賭氣似將水一口乾了。中也看得焦躁,一撐桌面想站起來,卻被一雙手按了下去。中也莫名其妙地看著對面那人,試著讓自己的語調不要顫抖:「⋯⋯太宰治,你是存心想跟我過不去?」

 

「過不去什麼?」太宰含糊地說,眼神卻暗了下來。

「想問這句話的應該是我吧⋯⋯中也,你知道你現在是什麼狀態嗎?」

 

不知是否因為昨夜的低燒,中也臉上還帶著不自然的淡淡潮紅,和蒼白臉色相對應。眼角留著因為剛才的刺激被逼出的些許生理性淚水,而那雙眼眸中比起平時的清明,多了些困惑及迷茫。

「你抽什麼風啊?」中也的聲音本來就好聽,而且大概因為生病,太宰發現他每次說話尾音都會微微上揚,加上不同往常的微微沙啞,竟也被他聽出幾分誘惑。

 

⋯⋯該死。

 

其實中也也不是想找碴,他現在可說是十分的平心靜氣——整個人懶洋洋地,連話語中都不自覺地帶上些許慵懶。沒有了和太宰平時對摃的力氣,還不如就把這問題丟給對方,看太宰治那傢伙想做什麼了。

 

然而失去了一部分理智後他的危機意識也不復存在了。

 

因為下一秒,太宰以不容忽視的力道將他的後腦勺壓過,給了一個近乎粗魯的吻。

 

後續請戳

http://dghkfdfd.pixnet.net/blog/post/161661077-%E9%A2%B1%E9%A2%A8%E5%A4%A9%E5%B0%B1%E6%98%AF%E8%A6%81%E6%B3%9B%E8%88%9F(%E4%B8%8A)

颱風天(終)

*前四篇走這--------->  下1 下2

 

 

*下篇開始開車

 

 *最後一句是中也說的,不是我的後記

 

把自己埋在被窩的中也,竟然想著太宰照顧自己的事,就這樣睡著了。幾乎睡上一整天的結果,就是中也被自己餓醒。

「……」中也從棉被裡探出半張臉,因為飢餓顯得有些無神的眼睛盯著天花板。
好餓。
我想吃飯。

 

 

 

「喂……太宰......」中也試著出聲,卻遲遲沒聽見太宰的回應。「青花魚又幹嘛去了......」中也喃喃自語。

實在是餓的受不了,中也決定自己在太宰家裡找點東西吃。

 

 

希望不要吃到太宰為了自殺準備的東西......農藥?毒菇?可惡我覺得好危險啊…...中也一邊想著一邊走出房間。

 

意外的是太宰待在廚房那裡。

 

「你在幹嘛?」中也的語調有些慵懶。
「中也把腦子燒壞啦?我在煮粥啊,煮粥。看到中也睡了整天沒吃東西,特地為你煮的喔。」太宰一邊攪拌鍋裡的粥一邊說道,「誇獎我一下吧?」

「好噁心。」中也立馬回應,「那個太宰竟然在煮飯。」
「哎呀?這就是回應?」太宰關掉瓦斯,盛了一碗粥到碗裡。「嘛,我想也是啦。」

 

媽的,我一定是燒壞腦子了。

颱風天(下2)

*前三篇走這--------->  下1

 

 

過了很久,中也再度醒來時,發現自己躺在太宰懷裡,很溫暖……
不對!
我在想什麼?
「中也你醒啦?」

太宰看起來一副疲憊的樣子。畢竟他照顧了中也一整晚,還冒著風雨去買藥,甚至起個大早打電話請了假。

中也看向自己身體,被換上了太宰的衣服。
等等……誰換的……

「你不會……」
完了,不會全身都被看光光了……

「我才不會偷襲中也呢,不過你想要的話,現在光明正大也可以……」
太宰湊進中也讓中也心跳加速。

 

中也感到太宰湊近的壓迫感,不禁將棉被往上拉了拉,試圖遮住自己發紅的臉頰。

太宰發現中也的動作便伸手壓住他的手,不讓他再往上拉,半天沒進食而酸軟的身體自然使不出力氣阻止太宰的動作。

 

中也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太宰那張俊臉越來越靠近,感受著那拂在自己臉上的吐息,中也反射性的閉上眼睛,然後聽到輕微的咚一聲,額頭上傳來溫熱的觸感。

太宰將額頭抵在中也的,頓了幾秒後離開,一邊自言自語的道。
"沒發燒阿,臉怎麼這麼紅阿...中也你眼睛怎麼閉上了?你是在期待什麼嗎?"

 

"才、才沒有在期待什麼呢!而且不是有體溫計嗎!靠這麼近作什麼?"中也伸手推著太宰的胸口。

 

"好啦好啦我離開我離開,中也現在就好好休息吧,我跟你媽說過了,你好點我再送你回去吧。"太宰從善如流的順著中也推拒的力道離開床邊。"我就在隔壁房間,有需要再叫我吧。"說著,太宰走出房間,將門虛掩上。

聽著越來越小聲的腳步聲,中也慢慢滑進被子裡,雙手遮住臉,試圖降下熱度,卻徒勞無功。

"那傢伙搞什麼阿......突然這麼溫柔..."這不是讓我更加沉淪了嗎?

回到房間的太宰已經無法控制自己嘴角的弧度。
"阿阿中也怎麼會這麼可愛呢,好想馬上吃了他阿......不,太宰治,不行,要讓他慢慢的離不開阿。"

一牆之隔的兩人各懷心思,這又注定是個不眠夜了。

 

 

這次後面的一半是我寫的,然後同學告訴我月山說過跟太宰最後那句差不多的話...我該說什麼,mamo你選角時的標準是什麼?

颱風天(下1)

*前兩篇走這---------> 

 

 

*我想了想還是趕快更好了,不然我一定會忘記

 

 

*中也被我們寫的超欲求不滿((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到底為什麼要在颱風夜去補習,為什麼在搭車回家途中遇上爆炸事件,為什麼現在還被那個太宰用公主抱的方式離開案發現場,中也自己也不清楚。

 

 

太宰抱著中也步出車站,中也看到眼前的景象不禁一愣。

就用四個字形容吧。

 

狂風暴雨。

 

中也暗自嘆息,今天是不是準備睡在路邊。

 

不過在這種天氣狀況下露宿,一覺醒來搞不好連自己在哪裡都不知道。

 

 

「我們回家吧~中也~」太宰輕快的邁出腳步。
「啥?」中也一時無法理解太宰說的話。

 

「什麼啥,回家啊回家,難不成你想睡路邊啊?」太宰滿臉笑意。
「誰家?」不同於太宰,中也困惑滿臉。

 

「我家啊。現在是颱風天耶!中也你家離這裡比較遠,別指望我冒著風雨送你回去。」太宰頓了頓,「可是我怎麼捨得讓中也一個人淋雨回家呢~所以說嘍。」

 

 

中也的臉越來越紅......臭青花魚一定是故意的可惡可惡可惡!

 

「......我可以搭計程車。」中也勉強擠出這句話,跟太宰回家這種事,他做不到......

 

「哦?」太宰在憋笑,「你可以試試看啊?」

中也望向馬路,沒有車,吹落的招牌倒是有幾個。「……」

「等等會來的估計也只有警車和救護車吧。」

 

「……」中也表情頓時僵住,「回家就回家!」
「把身體擦乾吧,挪。」

 

 

回到太宰家後,太宰自顧自的在中也面前脫起了衣服。唰地,中也的臉又紅了起來。

 

制服底下會是什麼!好想、好想看……六塊肌?人魚線?

 

「唉呀中也,盯著我看會害羞啦。」
太宰爽快地就吧大衣跟領帶往床上丟。衣服底下只有一層繃帶。

 

中也嘖了一聲。

 

「咳咳……」
從剛才開始頭就暈暈的了……不大舒服。

喉嚨痛。

是過敏嗎,還是感冒?
不想被太宰看到現在的樣子。

 

「中也感冒了吧?」
一隻溫暖的手撥開中也還濕濕的頭髮,抵在他的額前。
「很燙。中也怎麼這麼不堪一擊,淋那麼一點雨就感冒了呢?」

 

誰叫剛才混亂之中雨傘不知道被踢到哪去了。

 

「沒事,只是過敏。」
中也拿毛巾遮住自己的臉。

 

完了,暈眩感,快撐不住了。

 

「中也?中……」

 

毫無預警地,中也就這樣倒了下去。

 

 

----------------------tbc

 

颱風天(中)

*變成長篇的颱風天接文,上篇走這------->

 

 

*其實已經接好一個禮拜了,只是我一直忘記發

 

 

*這篇已經接完了,大概還有3篇正文加上2篇的車((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中也知道自己的臉一定在發燙,耳畔的吐息不只讓敏感的耳朵燒紅,也讓他覺得渾身躁熱。

 

"你是在說什麼阿!那些被你邀去殉情的女生呢?"彷彿不甘示弱般的,中也仍舊嘴硬的反駁了一句,但任誰都聽的出顫抖的聲音中隱含著的欣喜,更何況是極度了解中也的太宰呢?

 

"哎呀呀中也這是在嫉妒嗎?不用擔心喔,我最想殉情的對象一直都是中也你喔。"太宰唇邊的笑容擴大,眼睛中也閃著愉悅的光芒。

 

"誰、誰要跟你殉情阿!"中也伸手推著太宰的胸膛,想盡辦法要掙脫,羞惱再加上使力的結果,便是讓中也的衣服凌亂,全身更是泛起誘人的薄紅。

 

嗯,看起來更加秀色可餐了呢。
太宰的眸子一瞬間暗沉了許多。

 

中也嘴巴上說不要,身體倒是挺誠實,乖乖的放棄掙扎,準備任太宰宰割。但這時,車箱忽然搖晃了起來,已經超越了一般的小震動。

 

「奇怪,我們明明還沒開始呢~」

 

太宰站起身來。

 

忽然,一堆人從前面的車箱連滾帶爬的蜂擁進來,把太宰跟中也兩人擠在一起。

 

「發生什麼……」

中也的身高讓他差點淹沒在人群之中,幸虧太宰將他抱了起來。

 

「唉呀~中也是小孩嗎,怎麼這麼容易就走失了呢?」

 

「爆、爆炸了!!」
四竄的人群不斷尖叫著。

 

"誰、誰是小孩阿!"被太宰扛在肩上,雖說太宰有注意不要壓到中也的肚子,但這種抱小孩的姿勢仍舊讓中也感到彆扭。"

 快放開我啦!臭青花魚!"

 

"別亂動阿。阿還是中也比較想要公主抱呢?"說著,太宰右手穿過中也的膝蓋下方,輕易的就將他抱到自己身前。

 

"!?"突然的位置轉換讓中也嚇了一跳,緩過神來時發現自己的臉正貼著太宰的胸口,極近的距離讓中也可以清楚的聽見太宰沉穩的心跳聲。

 

"好啦我看看...嗯先聯絡站務人員,然後把列車停下阿..."太宰冷靜的做完一連串動作才發現中也把頭埋在自己胸前,整個人縮成一團。

 

中也覺得自己快燒起來了,自己的頭頂一定在冒煙了,可是周圍充滿太宰的味道又令中也感到無比的幸福。

 

「怎麼,中也這是在害怕嗎?」就算列車發生爆炸事件,太宰依舊不忘激怒中也。

 

「媽的誰害怕了啊!」中也開始掙扎,卻只是讓太宰更用力地抱住他。

可惡......一定是故意的,這只臭青花魚!

 

「中也就別鬧了,老實待著。」太宰臉上浮出一抹意味深長的笑,「等列車靠站後就先下車吧。我們沒有看到犯人,也沒有受爆炸波及,留在這裡只會妨礙救護工作。」

 

這不是被波及了嗎?我回不了家了啊!中也的內心吶喊著。

-------------------tbc

廁所

*之前颱風天那篇提到的雙黑國中掃廁所的故事

 

*依舊是接文,因為是一人一段所以可能有bug

 

*這次總算可以艾特人了,@月泠 是這傢伙開的頭

 

*然後中間讓劇情神轉折那位有lofter,可是我找不到

 

 

 

 

 

中原中也覺得自己真是太倒楣了,居然因為開學第一天請假,而被全班黑箱分配到了掃廁所的工作。

 

 

這還不是最慘的,更悲慘的是竟然要跟那個討人厭的太宰治一起掃。

 

 

跟太宰治國小同班的四年已經讓中原中也看透了太宰的本性,每次打掃時間都看到他在勾引女孩子一起去殉情,從來不做打掃工作。

 

 

中也覺得要殉情也應該是跟身為廁所好夥伴的自己,不對不對,自己在想甚麼呢?在去廁所的路上中也不停的糾結,應該讓太宰被廁所紙巾勒死呢,還是用廁所垃圾袋悶死呢?

 

 

想著想著突然覺得呼吸一滯,太宰從身後拿抹布摀上他的口鼻,他想著,原來還有抹布啊,我怎麼就沒想到呢,抹布上似乎沾了某種化學藥劑,他覺得頭愈來愈昏,莫名其妙就暈了過去,醒來的時候發現自己被用垃圾袋綁在廁所。

 

 

廁所的隔間不大,中也的手腳又被緊緊縛住,幾乎沒有活動的空間。嘗試著扭了下身體,發現只是讓垃圾袋纏得更緊,中也果斷放棄用手,改而用腳用力的踢門,希望能夠吸引外頭的注意。

 

 

但中也卻忽略了聲響也同樣有可能引來造成他現在狀況得罪魁禍首。等意識到時已經來不及了,太宰悠哉的皮鞋聲、輕快的哼歌聲正在逐漸靠近。

 

 

腳步聲來到隔間外,停止了數秒。倏地,門被打開了,「嗚哇嗚哇,這不是漆黑的小矮子嗎?原來你那麼想和垃圾袋殉情啊w」

 

 

「媽的那不都你幹的嗎!」
「诶诶,我什麼都沒做啊。」

中也開口還打算說些什麼,卻發現的確從頭到尾都沒有證據顯示那時候的人是太宰治,只不過是他自己這麼認為罷了。

 

「所以...那時候的人,到底是誰?」

 

 

沉默在兩人之間蔓延,太宰率先打破了沉默。

"哈哈哈哈哈哈中也你不只身高連智商也像小孩子嗎?不要我說什麼就信啊"
"什麼?"

 

"是我做的沒錯啊。中也你怎麼會以為不是我做得呢?明明應該只有我會、也只有我能對你動手啊"

----------end

 

 

 

雖然劇情亂七八糟可是絕對不是我的鍋!!!!!!!!!!!!!

颱風天(上)

※跟同學的接文,不過另外兩個接文的都沒有lofter,所以就我來發了。 
※學生設定 
※標題不知道取什麼,暫時先這樣


中原中也補習完搭捷運回家。

 因為颱風要來的關係,捷運車廂空空如也。

第一次搭捷運有位子坐,中也覺得豪爽。 

想想上完補習班累死還要站半個小時的辛苦,中也覺得雖然颱風天一直下雨讓溼氣變高,濕濕黏黏的不舒服,但卻不是沒有好處的。 

不過中也很快就覺得自己太過天真並馬上打消了颱風天不錯的想法。 

因為,正慢悠悠跺著步子走到對面位子坐下的男子,那頭略微凌亂的捲曲黑髮,修長的身形,不正是太宰治嗎? 

太宰晃悠晃悠地邊唱著奇怪的歌,邊看著手中奇怪的小冊子。似乎是感受到了中也冷冷的視線,太宰笑著抬起頭。

 「我還想說是誰呢,原來是中也啊。你漆黑的跟窗外的風景融為一體了,我都沒注意到你呢~」 

「媽的混帳……」 中也一拳揮過去,拳頭果然還是被太宰接住了。 「噓——安靜,這裡可是公共場合喔,就算沒有人,在這裡打情罵俏也不太好喔?」 

「……」中也愣了愣,「誰跟你打情罵俏!」接著甩開了太宰抓住自己的手。 

中也氣憤的走回自己原本的座位——本該是這樣的。

誰知捷運在這時行經了平時會讓車廂猛地搖晃的地方。

想當然耳,車廂一如往常地劇烈搖晃了一下,一時失去平衡的中也直接跌進太宰懷裡。 

中也萬萬沒想到,自己竟然有被捷運車廂出賣的一天。

 "哎呀哎呀中也你今天特別熱情呢,急著投懷送抱嗎?"太宰眼明手快的接住中也,仗著自己手長腳長硬是把中也困在自己懷裡。

 "投懷送抱你個頭啦!快放開我!混帳!"中也掙扎著要拖出太宰的懷抱,想當然是不可能成功的。倒是因為中也掙扎的動作讓太宰不得不變換姿勢更用力的壓住他。 

現在兩人呈現一種詭異的姿勢,中也一隻腳跪在太宰雙腿間,一隻手撐在太宰肩上,另一隻則撐在窗戶上以免跌倒,太宰則是扣著中也纖細的腰。

 意識到現在的處境後,中也的臉迅速的染上紅色,只是不知道是因為氣的還是羞的。 

中也跟太宰是國中同學,兩個人因為一起掃廁所而關係變得,說差也差說不錯也不錯。

中也尤其難忘太宰把他鎖在廁所裡的事情,雖然他表面上對太宰很生氣,但他其實很開心,那是一種說不上來的情愫。

 漸漸地中也開始期待與太宰一同度過的每個廁所時光,只是,他仍然維持對他尖酸刻薄的態度。

 中也忍住不直視太宰的黑色眼睛。 他絕對不想承認,這是他自從畢業以來,日夜幻想的情景,沒想到在這風雨交加的夜晚實現了。 

他知道,這節車廂沒有人。 

「太宰治放開我!」 
「唉呀中也君說話還是一如繼往的嬌氣。」 

太宰忽然將嘴靠向中也的耳朵。
 「能被我這樣摟住的,只有中•也•你•喔~」 

這句話,連同曖昧的氣息一起送進中也的心裡。 

中也的臉又更紅了。 


-------------不知道什麼時候才會接完的tbc